来自 港龙彩票注册娱乐 2018-04-01 18:23 的文章

浩瀚的大漠如同披上了一层诡异的蓝色薄纱

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。
 
    一望无垠的大漠,空旷而高远,壮阔而雄浑,当红日西坠,地平线尽头一片殷红,磅礴中亦有种苍凉感。
 
    上古的烽烟早已在岁月中逝去,黄河古道虽然几经变迁,但依旧在。
 
    在沙漠中,海市蜃楼那样的奇景多发生在烈日当空下,眼下不相符,这不像是什么蜃景。
 
    突然,前面传来轻响,像是有什么东西破沙而出,而且声音很密集,此起彼伏。
 
    楚风倏地停下脚步,盯着沙漠,前方地面蓝光星星点点,像是散落一地蓝钻,晶莹透亮,在落日的余晖中闪耀着。
 
    那是一棵又一棵嫩苗,不足一寸高,自沙漠中破土而出,带着美丽的光泽,剔透而妖异,遍地皆是。
 
    短暂的停滞,随后沙沙声成片,蓝色灿灿,所有嫩苗都快速拔高,一瞬间生长起来。
 
    天边,蓝日下沉,即将消失,雾气弥漫,浩瀚的大漠如同披上了一层诡异的蓝色薄纱。
 
    “啵!”
 
    花朵绽放的声音传出,沙漠中一片湛蓝,在夕阳即将消失的刹那,这些植物开始绽放出成片的花朵。
 
    大量的蓝花,晶莹点点,犹若梦幻,有些醉人,遍开在沙漠中,非常不真实。
 
    这种植物一尺多高,通体如蓝珊瑚般透亮,花瓣一条条,妖艳而迷人,宛若盛放在另一片国度,带着魔性,吸引人的心神。
 
    楚风退后一步,然而,身后也已满是这种植物,蓝光流动,一眼望不到边。
 
    他很吃惊,仔细的看着,努力辨认,这像极了彼岸花,一条条花瓣展开,又向后弯曲,极其美丽。
 
    不过,彼岸花红的鲜艳,而它却是蓝色的,从未听闻有蓝色彼岸花。
 
    彼岸花真实存在,带着浓烈的宗教色彩,关于它有太多的传说,但楚风不信这些,只为眼前的景象而惊。
 
    沙漠干燥、缺水,只有极其稀少的耐旱植物偶尔可见,零星散落着。而彼岸花喜欢阴森、潮湿的环境,无论如何也不该在这里出现,还如此的妖艳。
 
    这里遍地都是,一眼望不到尽头。
 
    大漠浩瀚,薄雾染蓝了落日,浸透了天边,而整片空旷无垠的沙漠都生出蓝色的彼岸花,说不出的奇异、神秘!
 
    一缕淡淡的芬芳飘漾,让人沉迷。
 
    楚风用力摇头,小心的迈步,避开这些花,他发现只有一个地带没有这种植物,那就是———黄河古道。
 
    在岁月中多次变迁,几经改道,它贯穿这片大漠,如今已近干涸,蓝色彼岸花开遍两岸,拥簇着它。
 
    花开两岸,彼此遥见。
 
    终于,太阳沉下去了,而也正是在此时,这些植物盛放,花开到极致,化作蓝色的海洋,流光溢彩。
 
    虽然暮色降临,但这里蓝色光泽缭绕,极致炫目,艳丽的出奇。
 
    楚风站在黄河古道上,心中无法宁静,但是他却不作停留,沿河道快速前进。
 
    天色渐暗,最后的落日余晖也已不见了。
 
    蓝色的大漠光彩点点,而后突然间,砰然一声,所有蓝色彼岸花怒放后,竟然在一瞬间同时凋零。
 
    妖艳的花瓣枯萎,接着整株的植物开始干枯,它们失去色彩,耗尽生机,迅速发黄,而后碎裂,像是在一瞬间失去了数十年。
 
    “砰!”
 
    最后的刹那,遍地干枯的蓝色彼岸花寸寸断裂,化成了粉末。
 
    这诡异的景象,很难解释。
 
    它们如同烟花般,短暂的绚烂,美丽到极致,而后便凋零,成为灰烬。
 
    枯黄的粉末落在沙地间,在暮色中很难辨出,而此时蓝雾也早已消失,大漠恢复了原样,像是什么都不曾发生过,再次宁静。
 
    楚风没有驻足,大步前行,在暮色中,他翻过许多座沙丘,终于见到了地平线上的山影,要离开大漠了。
 
    天色渐黑,他终于走出来了,清晰的看到了山地,也隐约间看到了山脚下牧民的帐篷。
 
    再回头时,身后大漠浩瀚,很寂静,跟平日没什么两样。
 
    山地前方,灯火摇曳,离山脚下还较远时就听到了一些嘈杂声,那里不平静,像是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。
 
    此外,还有牛羊等牲畜惶恐的叫声,以及藏獒沉闷的低吼声。
 
    有异常之事吗?楚风加快脚步,赶到山脚下,临近牧民的栖居地。
 
 第二章 后文明时代
 
    牛羊等牲畜疑似受惊,差点闯出栅栏,牧民阻拦,大声喝斥着,平日间几头很凶的藏獒此时低伏在地,嘶吼着,很不安。
 
    同时还有孩子在哭泣,女人在安抚。
 
    有几名老牧民在祷告,很虔诚,最后更是跪下,朝着远方的高大山脉叩首,非常郑重。
 
    对于楚风的到来,牧民并不吃惊,因为经常有外来者路过,借宿牧民的帐篷中。
 
    很长时间后,山脚下的嘈杂声才变弱。
 
    楚风用热水擦洗过身体,喝着浓香的酥油茶,身上的疲惫顿时消退不少,他将身上所有的糖果都送给了孩子们。
 
    几个孩子小脸红扑扑,那是高原红,带着腼腆的笑,看起来非常淳朴,分完糖果后一哄而散,很快乐与满足。
 
    不久前这片山地究竟发生了什么,这是楚风心中的疑问,难道这里也曾经盛开近乎妖异的蓝色彼岸花?
 
    帐篷中的老牧民头发花白,脸上皱纹很深,带着明显的忧色,他看向帐篷外,凝视着远方的山脉。
 
    很快,楚风得悉,这里果真也出现过蓝雾,在山地中缭绕,许多牲畜都因此受惊,表现的非常暴躁,想要逃离。
 
    不过,并没有诡异的蓝色彼岸花,且雾气很稀薄。
 
    “您为什么要向山中叩首?”楚风问道。
 
    “那是圣山的方向。”老牧民答道。
 
    昆仑,素有神山、圣山之称,神话色彩最为浓烈,从《山海经》到《淮南子》,再到《史记》等,各种古册记载繁多。
 
    早先时,这片山地附近只有一层较浅的蓝雾,可是有人看到,在昆仑山脉方向却是蓝的异常浓郁。
 
    那里大雾汹涌,晶莹通亮,氤氲沸腾,后来更是如同光束般,蓝光滔滔,炽霞一道道,非常的盛烈。
 
    仿佛有一轮炫目的蓝色大日被浓雾包裹着,在那里沉浮,虽然隔着很远,但不时射出光芒,如同闪电般。
 
    远远望去,无比神秘,蓝光璀璨,不断飞舞,极其耀眼。
 
    所以,一些年老的牧民向那个方向叩首,虔诚祷告。
 
    显然,那里的异象极度惊人,蓝雾浓郁的化不开,带着炽盛霞光,比楚风在沙漠中所见到的更甚。
 
    这些神异景象到底因何而起?楚风思忖着。
 
    他想到了一种可能,或许是山中的地震引发的。
 
    过去,有一地曾发生过类似之事,那山谷中时常突发惊雷,轰击活物。
 
    山脉如果发生剧烈地震,可能会引起磁场异常值超高,在电磁场效应下,云层中的电荷和山中的磁场作用,导致电荷放电,再加上极光效应,使那里色彩斑斓,成为十分特殊的雷区,迥异于常。
 
    楚风并不迷信,觉得山中发生的事多半只是一种自然现象。
 
    可是,任他怎么解释,老牧民说什么都不信,并且对他怒视,认为他亵渎了圣山,差点把他赶走。
 
    事实上,的确有说不通与牵强的地方,就是楚风自己也未彻底弄透彻呢,比如不久前大漠中的妖艳之花。
 
    他轻叹,在这“后文明时代”,有许多事都无解,尽管人们努力用过去的规律来解释,可是这世界却越来越难以被理解了。
 
    战争曾将大地半摧毁,险些化作废土,虽然经过漫长的恢复,大地再次生机盎然,但昔年的灿烂时代终究难以还原。
 
    在后文明时代较为漫长的岁月中,曾经发生数起神秘变故,影响很大,可至今无解。
 
    清晨,红彤彤的太阳跃出地平线,灿灿的朝霞滑过山丘,落在帐篷前,草地上,尽显朝气蓬勃之象。
 
    楚风告别这个部族,再次上路。
 
    他一路向西,进入高原。
 
    沿途,他了解到,那神秘的蓝雾波及范围极广,最起码所走过的区域都曾出现。
 
    “不会又是一起神秘变故吧?”他自语。
 
    历史上那几次,曾闹出很大的风波,到现在还没有确切答案呢。
 
    藏区的天空格外的蓝,云层洁白,离地面很低,仿佛稍微一伸手就能触碰到,戈壁、山地、草场都很宁静,这里像是一片与世无争的净土。
 
    一路上,楚风听到很多传闻。
 
    有牧民说,圣山上的活佛苏醒了,所以才有蓝光流淌,大雾弥漫,遮拢四方。
 
    还有人说是金刚菩提神树在生长,要开花结果了。
 
    “龙獒要出世了!”也有人这样说。
 
    在当地人看来,真正的獒生在野外,可与狮虎为敌,而被人所豢养的不属于真獒。更有一种传说,圣山中有龙獒,数百年能出现一头,力大无穷,可以降魔。
 
    数日后,楚风临近圣山区域。
 
    他已经了解到,沿途各地都曾出现淡淡的蓝雾,多半跟历史上的那几次一样,又是一次重大的异变。
 
    同时,这也意味着,又像前几次那样,一般的人始终都不会了解到内因!
 
    甚至,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会引发怎样的后果。
 
    说也奇怪,本已是深秋季节,藏区的天气应该很冷才对,可近几日来,楚风一路西行,却渐渐感觉到了一股暖意。
 
    前些天,黄叶凋零,败叶满地,而现在却不同了。
 
    树上残存的叶子仿佛又恢复了生气,不再枯黄,不再飘落。
 
    尤其是临近昆仑,沿途上,无论是野草,还是荆棘树木等,在暖和的天气中绿的发亮,生机勃勃。
 
    已是深秋,却缺少那种萧瑟。
 
    “天气变暖了,难道是异变导致的?”楚风猜测。
 
    终于,昆仑山在望。
 
    隔着很远,就感觉到一种压迫感。
 
    巍峨高大的山脉,气势磅礴,连绵而恢宏,宛若天地的脊梁,横亘在那里。
 
    它壮阔而雄浑,无以伦比,古之大山莫出其右者。
 
    这片山脉承载着无穷的传说,自古至今都笼罩着极其浓重的神话色彩。
 
    原本进入藏区后楚风就要踏上回程了,然而一路上不断听闻到昆仑山异动,曾蓝光烁烁,他想临近看一看。
 
    “就是这里。”
 
    楚风到了目的地,站在山脚下,巍巍巨山犹若神之巨城,恢宏而庞大,坐落在西部大地上,苍莽与雄浑之气扑面而来。
 
    这仅是昆仑山脉的一小段而已,前些天的那个傍晚这块区域曾经蓝光炽盛,附近的人都看到了,不过这些日子罕有人敢真正走近。
 
    楚风进山,逐渐攀登。
 
    山势渐高,有些陡峭,巨石横陈,路越发不好走,而一路上草木葱郁,在这深秋季节明显不正常。
 
    “前些天真的发生过地震?”楚风观察着。
 
    山体上有龟裂的痕迹,地表有不少粗大的裂缝,还有明显是从山势较高处滚下的巨石,一些崖壁更是断落。
 
    就是这座巨山,曾经发生异常景象。
 
    “这是什么?”
 
    楚风看到一块巨石,上面有字,刻痕很深,被土石埋着大部分。
 
    地震后,山体小部分断落、滑坡,这巨石是从地下深处显露出来的。
 
    大石上有一层绿意,像是干枯的苔藓。
 
    “西……王!”
 
    楚风用手抚摸石上的刻字,认出这两个字,这是金文,一种年代非常久远的文字,古时多刻于钟鼎之上。
 
    一般人很难辨识。
 
    一刹那,浮思不断,楚风出神,怎么会是这两个字?
 
    在这里见到西王二字,怎能不让人作出联想,在那上古时代还真有西王母不成?
 
    “或许只是古人来此凭吊所留下的碑文吧。”楚风摇头,自我解释。
 
    “有些不对!”
 
    忽然,他怔住了,在抚摸那刻字痕迹时,他发现所谓的“干枯苔藓”不正常。
 
    “绿铜锈!”这个发现让他心中一震。
 
    这块碑曾被尘封,埋在山体中,仔细想来也不会有什么苔藓才对,它所历经的时代十分漫长,直到剧烈地震后才重见天光。
 
    它竟为青铜材质!
 
    可是,这么大的一块古铜属实罕见。
 
    “殷墟出土的司母戊鼎也不足两千斤,便号称最大青铜古器,而这块铜碑……”
 
    楚风推开一些土石,保守估计,这块青铜最起码也得重达五六千斤,实在骇人听闻,在古代这绝对是一块稀世重器。
 
    它绿锈斑斑,一看就是埋了漫长岁月的古物。
 
    如果是石碑,楚风还认为是前人来此凭吊所留,现在这么大一块铜碑,他不确定了。
 
    在那遥远的古代,仅为了怀古,谁能消耗的起?
 
    好久不见^_^新书圣墟开始上传,会员点击、推荐票、收藏,请大家伸伸手吧。
 
    书评区非常火热,也有很多人飘红,谢谢大家的热情,谢谢所有书友。
 
 第三章 青铜昆仑
 
    “当!”
 
    青铜颤音震动,带着岁月的沧桑感。
 
    楚风放下手中的石块,确信这是铜碑无疑,这让他有些难以置信,数千斤重的青铜古器,这可不是小事。
 
    如果传出去的话,肯定会引起轰动。
 
    上面刻着西王二字,带着时光的沉淀,古朴中亦有神秘,吸引人的心神,真不知道是何年代所留。
 
    “什么人将它埋在昆仑山中?”
 
    楚风敲打铜碑,金属颤音不断,可惜他并不是考古者,得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结论。
 
    “或许漫长岁月前这里曾经有一个极其辉煌的青铜文明。”他自语,这般推测。
 
    他一向不迷信,即便昆仑有着太多的神话色彩,并且突兀见到刻有西王二字的青铜巨碑,他也不怎么相信那些传说。
 
    楚风觉得,西王母即便真的曾经存在过,或许也只是某个远古强大部落的首领,而这里只是一片遗迹。
 
    “剧烈的地震,引发山体磁场值异常,引动云层放电,再加上山上露出的巨大青铜,所以引来雷电缭绕?”
 
    楚风越发觉得,可能就是这一原因。
 
    他很想将这块铜碑挖出来,仔细看个究竟,奈何它埋在地下有小半截呢,没有工具在手,很难成功。
 
    在这里徘徊片刻,他再次向上攀登。
 
    山上的大裂缝很宽也很深,黑乎乎,触目惊心,一片破败景象。
 
    沿途并没有什么路,山势险陡,巨石横陈,越向上越不好走。
 
    山体宏大,独自走在上面,感受着它的雄浑,再想到关于它的诸多传说,楚风心中有些异样,眺望远方,巨山与天穹相连,景象十分壮阔。
 
    向上攀走了千余米,在地震后的大山上前行,这可不是一段好走的路程,遇到山石松动而滚落时,非常危险。
 
    前面,有一大堆土石,山壁在不久前断落下一截。
 
    隔着有段距离,楚风就看到了异常,他露出惊容,快速前进,向上攀去,想要确定所见是否为真。
 
    “像是铜绿!”
 
    远远的,他看到了一片绿痕,锈迹斑驳,就在断崖那里,这可不是一小簇,而是很大一片。
 
    终于到了近前,他看清楚了。
 
    “真是!”
 
    这可比早先看到的铜碑更让人心惊。
 
    山体上有一大块崖壁断落后,断开的地方、贴着山体陡峭处那里,露出尘封的真相。
 
    依着石壁,那里绿锈成片,古旧中带着神秘,这是铜质的建筑体,随着山体滑落部分而显现出。
 
    三座青铜房屋,古朴而寂静,背靠石壁,修建在那里,有些部分被土石埋着,但还是能看到大部分。
 
    青铜房舍式样古老,恢宏中带着历史的厚重感。
 
    铜质房屋上,那些瓦片也是青铜所铸,一块又一块,整齐而有规律,一眼望去,像是绿色的鳞片铺盖在那里。
 
    楚风着实吃惊,心中无法平静下来。
 
    这可是轰动性的发现,青铜器物,这么的庞大,这可是几座铜质房屋啊,建在昆仑山上,曾被深埋着。
 
    这是什么年代的东西,是何人所建?
 
    依照他的猜测,这片区域绝对曾经有过一片璀璨的青铜文明,存在岁月极其古远,现存的史书都不曾记载。
 
    只是在心惊的同时,他也有不安与不解。
 
    司母戊鼎号称最大青铜古器,可现在看来不仅比那铜碑轻,和眼前的房屋比起来,那就更加不能算是重器了。
 
    毫无疑问,这种房舍的建造比之铸鼎更难。
 
    青铜房屋是铸成的,浇铸在一起,恢宏与肃穆中透着神秘。
 
    这如果被外界发现,一定会被视为瑰宝级青铜大器,过去从未见过样庞大的器物,具有颠覆性。
 
    楚风遇事一向很镇定,但今日却不能从容了,西部大地上的山脉中竟然有这种青铜遗迹,实在惊人!
 
    他尝试用力推开一扇青铜门,略微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传出,铜门被打开了。
 
    楚风没有立刻进去,在外面站了片刻,通风后才谨慎的迈步,里面很安静,仿佛与外界隔绝了,落针可闻,但光秃秃,什么都没有。
 
    无论是地上还是墙上,没有其他任何器物。
 
    其他两座青铜房屋也是如此,内部空旷,并无桌椅等。
 
    仔细查看,没有遗露,铜屋就是空的。
 
    楚风退出来,看着三座青铜房屋,心中有着太多的不解,这是古人居住的建筑物,还是祭祀时所用?
 
    在那遥远的个古代,这真的太奢侈了!
 
    史书中有记载,殷商时代的司母戊鼎铸造时足足动用了两三百名工匠,密切配合才艰难完成。
 
    古时,如果铸造三座铜屋,那得有多么大的难度?!
 
    楚风在这里驻足良久,最后再次上山,几个小时后,终于快要到山顶了,距离还有两百米左右,他出了很多汗水。
 
    他的体质超好,身体修长,很强健,只是登这样的大山,长时间下来还是非常疲累。
 
    临近山顶,极目远眺,山脉起伏,大地壮阔,而个人则显得无比渺小,如同尘埃。
 
    站在巨山上,抬头看向那近在咫尺的碧蓝天穹,让人心胸都为之舒畅,可以忘记一切烦忧,个人的荣辱,所有的一切,都显得微不足道了。
 
    这里的海拔已经非常高,但却未见到积雪,并且依旧有草木,这让楚风觉得有些奇怪。
 
    “有雷击的痕迹!”
 
    楚风发现山上有焦痕,曾被雷电劈过,有大块区域的草木化成灰烬,一片乌黑。
 
    除此之外,山石都被劈开了,大片的山体损毁。
 
    这就更加让他确信,数日前这里大雾浓重,蓝光缭绕,其实是闪电,这片地方曾经遭遇过雷击。
 
    前方的路不好走,巨石堆积,楚风绕行,想从山体另一侧上去。
 
    然而,当他转过来后,到了山顶的另一边时,身体微微发僵,瞳孔一阵收缩,第一次感觉这般的震惊。
 
    就是见到铜屋时,他也没有如此。
 
    这边的山体曾经发生过滑坡,土石翻滚下去很厚的一层,露出金属质感。
 
    “铜山!”
 
    土石大面积翻落下去后,露出的景象实在过于惊人。
 
    山顶这块区域竟然是铜质的,曾被土层埋在下方。
 
    这可不是一小块区域,离山顶近两百米远,这大片地带都已露出青铜质感。
 
    这怎能不让人产生其他想法,这座山是青铜的,外表掩盖着土石,下方才是“真景”?
 
    实在是匪夷所思!
 
    真相如何,不得而知,但最起码这两百米高的山体是青铜,足以惊世。
 
    楚风被惊住了,这是昆仑中的一座山,内部是铜质,颠覆了他的思绪,考验过去久已成型的观念。
 
    他不信那些玄异的事,一向将所谓的传说当故事听。
 
    但眼下这里透着诡异,解释不清。
 
    被雷击后,露出青铜山顶真相。